当前位置:主页 > 抗癌成果 > 益肺清化颗粒 > 益肺清化颗粒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研究进展>

益肺清化颗粒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研究进展

来源:http://www.zhongliuke.org时间:2016-07-01 22:22作者: 针灸医院肿瘤科

  益肺清化颗粒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研究进展

  李斐斐,崔一鸣,陈露,周斌

  (1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北京 100053;2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 100029)

  摘要:肺癌已成为首位恶性肿瘤死亡原因,其中85%以上的肺癌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约85%以上在确诊时已经是中晚期而失去根治性手术治疗,主要依靠化疗和生物靶向治疗,但化疗及生物靶向治疗费用昂贵、副作用大,益肺清化颗粒是国家“七五”攻关课题“益气养阴、清热解毒之剂治疗NSCLC的临床与实验研究”的研究成果,前期研究表明,益肺清化颗粒对中晚期肺癌患者具有改善症状、增强体质、减轻化疗引起的毒副作用,提高生活质量、稳定瘤灶、延长生存期等作用。文章旨在对益肺清化颗粒治疗NSCLC的研究进展做一综述。基金资助: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No.30973841)

  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肺癌的发病率逐年上升,目前肺癌已取代肝癌成为首位恶性肿瘤死亡原因[1]。肺癌包括非小细胞肺癌(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NSCLC)和小细胞肺癌(small cell lung cancer,SCLC),NSCLC占肺癌总数的85%以上,约85%以上在确诊时属中晚期而失去根治性手术机会,主要依赖于化疗和生物靶向治疗[2]。SCLC占肺癌总数的12%-15%,对化放疗敏感,手术治疗仅对部分早期患者有益[3]。但手术及放化疗、生物靶向治疗费用昂贵,给社会及家庭带来沉重经济负担。

  益肺清化颗粒名称的演变

  益肺清化颗粒原名为肺瘤平膏,由于剂型为膏剂,在服用、保管与携带方面存在不足。为了更有效地推广这一科研成果,使更多患者获益,将肺瘤平开发成颗粒剂,并于2005年获得了国家新药证书,这一新药被正式命名为益肺清化颗粒。

  益肺清化颗粒方解

  益肺清化颗粒主要由黄芪、沙参、西洋参、桃仁、麦冬、黄精、冬虫夏草、红花、白花蛇舌草、败酱草、拳参等组成,是依据中医理论及导师朴炳奎临床经验以“益气养阴、清热解毒”为组方原则,方中黄芪、西洋参、沙参、麦冬益气养阴;党参、黄精、白术健脾益肺,体现了“培土生金”、“虚则补其母”的治则,能提高机体免疫力,从而达到抗癌的作用;桃仁、红花活血化瘀,能改变血流动力学,降低血小板水平,从而减少肿瘤的侵袭与转移;并配以白花蛇舌草、拳参、败酱草清热解毒抗癌。诸药合用,共奏益气养阴、活血化瘀、清热解毒抗癌之功。

  益肺清化颗粒的临床疗效研究

  孙宏新等[4]临床观察Ⅰ-Ⅱ期NSCLC手术后患者服用益肺清化颗粒6个月,另设对照组25例,服用人参粉胶囊对比观察中医症候、生活质量(体质量、KPS和NCI-L评分)的变化情况,结果发现益肺清化颗粒可有效地改善患者临床证候,明显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及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冯利[5]等观察益肺清化颗粒改善肺癌患者生活质量临床研究,发现益肺清化颗粒结合化疗组的病灶稳定率显著高于单纯化疗组(P<0.01),显著改善了气阴两虚、血瘀证候表现、Karnofsky评分稳定提高率及体质量稳定提高率也高于单纯化疗组。郑红刚等[6]观察益肺清化颗粒

  治疗38例晚期NSCLC(气阴两虚证)发现在瘤体变化、瘤体稳定时间、中医证候疗效、免疫功能及生活质量等方面益肺清化颗粒联合化疗组均优于单纯化疗组。周雍明等[7]观察益肺清化颗粒改善NSCLC患者免疫状态及预后,发现在瘤体变化、生活质量评价、免疫功能变化、生存分析等方面益肺清化颗粒联合化疗组均优于单纯化疗组。朴炳奎[8]等观察益肺清化颗粒治疗195例原发性肺癌患者,并与化学药物治疗的144例做了对照比较,结果发现在主要症状变化、体质量变化、生活质量评定变化、近期疗效评定、远期疗效观察、治疗前后实验指标、毒副

  作用等方面益肺清化颗粒均优于化疗组。范明文等[9]观察益肺清化颗粒治疗30例不能手术、放化疗的Ⅲ期或Ⅳ期肺癌患者口服益肺清化颗粒2个月为1个疗程,发现治疗后临床症状有效率为80.00%,肿瘤缩小临床获益率46.67%,生活质量总有效率为80.00%,患者6个月、12个月的生存率分别为76.67%、40.00%。王芳等[10]观察采用益肺清化颗粒联合化疗治疗气阴两虚型Ⅲ-Ⅳ期NSCLC 38例,并与单纯化疗40例作对照,结果发现在中医证候疗效评定、生活质量、近期疗效等方面益肺清化颗粒联合化疗组明显优于单纯化疗组。

  益肺清化颗粒的临床疗效机制研究

  李树奇等[11]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对中晚期肺癌患者血液流变学和抗凝血酶Ⅲ影响的临床研究,发现肺癌中晚期患者抗凝血酶Ⅲ活性水平下降,低于正常人的活性水平,经用益肺清化颗粒治疗后,抗凝血酶Ⅲ活性水平明显上升,基本接近正常,而单纯化疗组患者无明显变化,故认为以活血化瘀为主的益肺清化颗粒可以影响肿瘤患者的凝血活性,减少肿瘤患者的血栓形成,减轻转移的发生,缓解肿瘤患者的高凝状态。孙桂芝等[12]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对中晚期肺癌患者血小板表面糖蛋白CD41/CD42a、CD36/TSP、CD62/CD63、CD9、CD31表达的改变,并与50名健康志愿者的检测结果进行对照,结果发现中晚期肺癌患者血小板表面糖蛋白的表达及血小板激活状态明显高于健康志愿者,益肺清化颗粒可以部分减少中晚期肺癌患者血小板表面糖蛋白的表达和血小板激活状态。张培彤等[13]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对肺癌宿主血浆中TXB2和6-酮-PGF1α水平的影响,结果发现益肺清化颗粒使TXB2/6-酮-PGF1α比值明显下降,但它们与正常样本相比仍有差别,益肺清化颗粒对Lewis肺癌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冯利等[14]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对肺癌患者血浆CD44v6及CD49表达的影响,结果发现益肺清化颗粒组CD44v6及CD49较治疗前含量显著降低(P<0.01或P<0.05);而化疗组治疗前后变化不明显。淋巴结转移阳性患者CD44v6或CD49血浆含量较淋巴结阴性患者为高(P<0.05)。郑红刚等[15]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对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树突状细胞亚型及免疫功能的影响,结果发现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较正常人外周血髓系树突状细胞(MDC)低表达,机体免疫功能显著下降。中药组患者治疗后的MDC含量、MDC/淋巴系树突状细胞(LDC)比值较化疗组显著提高(P<0.01),CD3 + 、CD4+ 、NK细胞数量及CD4+ /CD8 + 比值均提高,CD8+ 细胞含量则下降(P<0.05),中药益肺清化颗粒结合化疗对非小细胞肺癌有明显的治疗作用;快速调整体内免疫反应向Th1方向极化,从而调动细胞免疫消灭肿瘤细胞可能是其作用机制。益肺清化颗粒的动物实验研究李树奇等[16]研究益肺清化颗粒对荷瘤大鼠血液流变学调节作用的研究,发现在给药第16天,益肺清化颗粒全血黏度、红细胞压积明显低于对照组,纤维蛋白原升高,红细胞变形能力好转,抑瘤率为35.2%。对照组16d时有80%见皮下出血,治疗组无皮下出血者。冯利等[17]研究益肺清化颗粒对Lewis肺癌小鼠瘤组织MMP-9及TIMP-1 mRNA表达的影响,发现与模型组比较,益肺清化颗粒可降低荷瘤组织MMP-9的含量,提高TIMP-1的含量,高剂量组作用更为明显,益肺清化颗粒通过调节肿瘤细胞MMP-9和TIMP-1的表达,发挥抗肿瘤作用。孙宏新等[18]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含药血清对肺癌细胞株的抑制作用,发现结益肺清化颗粒含药血清具有一定的抑瘤效果,抑瘤率为23.0%-36.2%,且以较高浓度时抑瘤作用显著;但总体来说,抑瘤作用要明显弱于化疗药物顺铂,益肺清化颗粒对肿瘤生长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冯利等[19]研究益肺清化颗粒对Lewis肺癌小鼠移植瘤细胞CD44V6及CD49表达的影响,发现与生理氯化钠溶液对照组比较,益肺清化颗粒高、低剂量组瘤细胞中CD44V6和CD49表达均显著降低,益肺清化颗粒通过抑制肿瘤细胞CD44V6和CD49的表达,可能是其抗肿瘤作用机制之一。蒋士卿等[20]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对荷瘤小鼠瘤组织CD44、CD44v6、E-cad等mRNA表达水平的影响,发现E-cad的表达水平以高剂量中药组为首,其表达与对照组的表达水平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P<0.01),与CTX组比较存在显著的差异(P<0.05)。CD44的表达水平高、低剂量中药组均呈低表达状态,其表达与对照组的表达水平存在显著的差异(P<0.05),与CTX组比较也存在着显著的差异(P<0.05)。CD44v6的表达水平与CD44的表达类似,高、低剂量中药组均呈低表达状态,高剂量中药组的表达与对照组的表达水平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P<0.01);不同于前者的是,CTX组表达状态4组中最低,与对照组的表达水平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异(P<0.01);且低剂量中药组与CTX组的表达水平比较也存在着显著的差异(P<0.05)。郑红刚等[21]观察益肺清化颗粒对Lewis肺癌小鼠树突状细胞影响的实验研究,发现Lewis肺癌荷瘤小鼠的外周血及脾中DC含量(‰)较正常组明显降低(P<0.01),瘤组织中S-100蛋白的表达较弱;益肺清化颗粒可明显提高其外周血及脾中DC含量(P<0.01),并明显上调S-100蛋白表达水平;拆方研究表明,益肺清化颗粒中的益气类方药对Lewis肺癌荷瘤小鼠DC含量及表达的升高作用最为显著,在扶正培本为主要治则的益肺清化颗粒抗肿瘤作用明确,其作用机制可能是通过提高荷瘤小鼠DC含量及表达,增强机体的抗肿瘤免疫功能,进而发挥抑瘤作用。

  总结与展望

  综上所述,益肺清化颗粒能够明显减轻NSCLC患者咳嗽、痰多、胸痛、气短、乏力等症状、能够抑制肿瘤的生长与转移、减轻化疗引起的毒副作用、提高生活质量,前期的研究结果表明其主要作用机制为:①改变NSCLC患者血液流变学,增强抗凝血酶Ⅲ活性水平,降低血液的高凝状态,保证良好的微循环,减少肿瘤患者的血栓形成,减轻转移的发生。②通过抑制肿瘤细胞CD44v6和CD49的表达,降低肿瘤细胞与基底膜及细胞外基质的黏附,阻抑癌细胞的浸润及转移。③能够降低NSCLC患者血小板水平,从而减少肿瘤的侵袭与转移。④可改善晚期肺癌患者的免疫功能及化疗后免疫功能的抑制,增强机体自身免疫机制抗肿瘤作用。⑤能够降低基质金属蛋白酶(matrix metaloproteinase,MMPs),而MMPs表达增加是肿瘤侵袭和转移的关键步骤。但肿瘤的侵袭与转移是多因素、多步骤参与的过程,益肺清化颗粒治疗NSCLC的作用机制研究尚未完善,如与肿瘤的生长与转移密切相关的肿瘤血管生成,益肺清化颗粒对肿瘤血管生成的影响作用方面尚未见到有关报道,有待进一步研究其治疗NSCLC的作用机制,以期更好地指导临床。

专家提示:肿瘤属疑难疾病,请患者一定选择正规医院或专科门诊,找专业肿瘤科室的医生诊治,遵医嘱按时定量服用药物,勿随意购药或“组合用药”,以免延误病情,
造成难以弥补的遗憾。专家咨询电话:010-84027660

分享、让更多的人了解
上一篇:益肺清化颗粒断货通知 下一篇:没有了

专家团队

  • 张玉艳

    张玉艳

    张玉艳,医师,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肿瘤科出诊,从事肿瘤临床工作多年,一直跟随中...详细>>

    郁美娟

    郁美娟

    郁美娟,主任医师,毕业于中国第二军医大学,中医临床工作30余年,积累了丰富的临诊经...详细>>

    胡凤芝

    胡凤芝

    胡凤芝,主任医师,抑扶平衡疗法专家组重要成员,继承了全国著名中医肿瘤界泰斗余桂清...详细>>